明星娱乐资讯绯闻八卦图片,影视音乐时尚热点-中国娱乐圈

凯撒集团投资途牛 旅游版图生变

  虽然旅游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打击,还在缓慢恢复中,但是旅游赛道的重量级选手,已经提前布局未来。凯撒集团收购途牛部分股份落定即为一例。途牛近期在资本市场上牛气冲天,或是凯撒集团入股带来的最直接效应。

  京东投资途牛前后近6年,出清途牛股份是否意味着放弃旅游业?当然不是!在凯撒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凯撒旅业000796)的定增预案中,京东是重要投资方,选择头部企业下注,投资也就有更大确定性。人类终究会战胜疫情,聪明的钱已经悄悄布局。

  上述交割完成后,凯撒集团对途牛合计持股比例达21.1%,且凯撒方面可以向途牛董事会委派1名董事,替换掉原先京东方面的董事代表。

  最终收购方案和5月底凯撒集团对外公布的草案基本一致。京东出清途牛股份,凯撒集团成为途牛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仅仅次于海航系(持股27%左右)。

  此收购消息对途牛股价刺激尤其明显。交割完成后,途牛股价一路上扬,从11月19日的2.12美元/ADS,涨至11月26日时的3.53美元/ADS,4个交易日就大涨60%。进入11月以来,途牛股价已经从1.04美元,涨至3.53美元,累计涨幅更是达到惊人的239%。

  途牛在今年4月股价最低时能跌至0.7美元左右,面临纳斯达克上市长期低于1美元将被摘牌的窘境。此后不久,凯撒集团宣布收购京东持有的途牛股份,途牛股价迅速拉升至1美元以上,暂时脱离这一窘境。而后,在11月这波大涨中,途牛已悄然远离了1美元左右“生死线”。

  从账面收益看,根据途牛26日市值4.8亿美元测算,凯撒集团持股21%途牛股份,市值大约1.0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大约6.6亿元,已经浮盈四成以上。

  2019年前以出境游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途牛。国内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海外疫情还有蔓延趋势,因此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但是途牛近期股价大涨,颇为牛气的“独立”行情,和凯撒集团入主不无关系。

  遭遇全球性的新冠疫情,旅游业受灾较为严重。途牛自2014年上市后,长期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上半年途牛收入不到2.1亿元,同比下滑79%;净亏损3.5亿元,同比有所扩大。

  首先厘清凯撒集团的资产版图。凯撒集团,全称是凯撒世嘉文化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实际控制人是陈小兵。截至2019年底,总资产为104.6亿元;主要业务包括文化、旅游、投资和数科等板块。

  其中在旅游板块中,主要资产包括在深交所主板上市的凯撒旅业(000796)。凯撒旅业将旅游与会奖活动、商旅服务、体育赛事、户外运动等相结合,打造参团游、度假、邮轮、自由行、航线包机等多种产品系列,覆盖休闲度假、高端婚礼、户外、体育赛事、滑雪、海岛、极地探险等数百种产品,成为在国际上极具影响力的旅游服务商。

  在销售模式上,凯撒旅业采用线下实体店和线上融合的全网营销模式;客户群体主要渗透国内一、二线城市和三线核心城市。

  途牛创立于2006年,避开彼时风头正劲的OTA双雄携程与艺龙,它们主要在机票和酒店建立了护城河,途牛如果硬碰硬,不仅需要足够的财力,只怕到最后也是头破血流。因此途牛剑走偏锋,从度假旅游板块切入,本质上是度假产品零售商,并因为在出境跟团游的优势地位,受到资本青睐,红杉、弘毅、淡马锡、携程等PE以及产业资本出手投资,最终也以在线度假概念股,登陆美国资本市场。途牛上市后,京东和海航先后投资现金超过8亿美元,先后成为途牛大股东。

  虽然持续亏损,但是经营长达14年,途牛并没有倒下,保留了核心资产。其主要优势在于掌握数千万线上客户的消费习惯,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做有针对性的精准营销。凯撒旅业在线下有较高的品牌影响力和较大的市场占有率。此外,途牛2017年后拓展线下,凯撒旅业在线上也有布局。

  另外,从产业上下游关系来看,凯撒作为度假旅游产品上游资源方,而途牛作为渠道方,将得到凯撒更多高品质产品资源;与此同时,凯撒产品通过途牛的在线销售渠道,也将优质产品推送到更多消费者身边。

  从股权比例看,凯撒集团持股途牛21%,没能控股途牛。而根据此前公告,因为途牛处于亏损中,上市公司凯撒旅业不会立即出手,从控股股东凯撒世嘉的控股股东凯撒集团手中接下途牛股份,但是多方有约定,未来将享有受让途牛股权的优先权。

  京东投资途牛不算少。2014年12月,2015年5月,两次投资现金(3亿美元)大约加上资源(1.1亿美元),总价值4亿美元。即便是只计算3亿美元现金,6年后退出,总价值大约7000万美元,大约相当于持股成本20%左右,看起来不是一件划算的买卖。

  凯撒旅业今年5月公开的定增(修订案)中显示,将募资11.6亿元,发行对象为文远基金、宿迁涵邦、华夏人寿、上海理成管理的理成7号和青岛浩天。其中宿迁涵邦就是京东系全资子公司,参与凯撒旅业的定增计划。如果发行完成,京东将成为凯撒旅业持股5%以上的重要股东之一。

  由此可见,京东明面上市从途牛抽身而退,实际上通过入股凯撒旅业,继续下注旅游业。京东多年的布局,不会因途牛投资暂时受挫,而放弃。

  不应该被忽视的还有海航系,现在是途牛第一大股东,同时海航旅游集团是凯撒旅业第二大股东,至11月2日,持股比例为21.83%;大股东凯撒世嘉持股凯撒旅业23.2%。京东投资途牛亏损不少,海航投资000616)途牛成本更高,同样亏损很高。如果不像京东这样割肉,如何减少损失乃至不亏退出,也需要一番仔细考量。

  海航持股途例为27%左右,有两个董事席位;凯撒集团持股途牛为21%左右,有1个董事席位,这两方在途牛董事会共计占据三席。在未来有可能的情况下,凯撒和海航就途牛股份达成合作,则无论是在董事会,还是股东大会上,话语权都将显著提升,对于途牛未来战略也会施加影响。

  也请不要忘记还有携程,也是途牛投资方之一,虽然持股小于5%;但在途牛董事会中占据一席。而携程也在近期和京东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也为后续参与各方合作中,埋下伏笔。虽然携程是途牛小股东,但如何将价值最大化,难道携程就不想?

  途牛和凯撒集团资源整合值得期待;未来各方坐下来研究更深层面的资本运作,股权重新分配,不同样充满想象力?当一切尘埃落定时,也就意味着国内旅游业版图重新划分。

  虽然新冠疫情仍在全球有蔓延之势,但是人类战胜新冠只是时间问题。旅游从业者苦于肺炎疫情已有一年,只怕还要继续苦熬等待拐点到来。但旅游业仍然是全球消费刚需,需求被压制后会释放井喷行情,参照2003年非典过后的2004年,结论也很明显。

  “聪明的钱”如凯撒集团在此时抄底途牛,需要勇气。京东用转让途牛的资金,计划全部投在凯撒旅业身上,同样是对未来的坚定看好。投资就是这样,等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属于你的机会已经很小。

  “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股神巴菲特的投资哲学,投资于当下的旅游业,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同样适用。

上一篇:途牛面临退市风险 疫情重创下的旅游平台能否走

下一篇:巨亏的途牛旅游网如何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