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火遍全球的共享经济下一步何去何从
火遍全球的共享经济下一步何去何从
2019-07-31 08:03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共享租车、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房屋”当下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共享经济,正在全球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加入。一时间,共享经济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过,如此红火的共享经济,其在发展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不和谐的问题。近日,《金融时报》刊文指出,一些共享经济实际上并非是真正的共享,而是由科技公司主导的租赁模式,获取用户的数据是这些公司的主要目的。CNBC报道称,共享经济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发展是毋庸置疑的,增速也非常惊人。根据德勤公司在2015年的统计,全球范围内对共享经济初创企业的投资额在2010年时还只有3亿美元,但到了2014年这一数字已翻了20倍,达到60亿美元。随着各类型共享经济产品百花齐放,共享经济产业的投资额度已经超过当年Facebook、推特等所有社交网络企业初创时投资额的数倍,且预计该产业的投资还会持续增长。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数据预测,全球主要共享经济领域创造的营收在2025年将达到3350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2015年时仅为150亿美元。而《纽约客》则认为,共享经济发源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在那场经济危机中,遭受影响最大的是中产阶级。他们本来就没什么积蓄,又不像富人那样有投资收益、股票分红之类的收入,当时的社会保障体系也无法提供更多的帮助,于是,需要收入养家糊口的一些中产阶级,开始打更多的工,也开始在互联网上分享自己的资源以换取收入,这便是共享经济最早的起源。共享经济的英文表达有两种,一种叫SharingEconomy,Share就是“分享”的意思;另一种叫GigE-conomy,gig有“打零工”的意思,所以共享经济也称为零工经济,就是用自己的时间、财产、技能,在常规工作之外,再通过做别的事情而获得收入。《纽约客》指出,所谓共享经济的本质,是让人们回到大工业时代之前那种最原始的工作交易方式。那时候,消费者和生产者可以直接交易,无需中介。大工业化时代到来之后,分工越来越细,生产效率越来越高,但产生了中间环节,使得生产者不再直接接触消费者,而是通过中间环节完成。但随着近些年来网络科技的高速发展,人们又可以绕过中间环节,直接进行交易了。所以,从这个层面上看,共享经济的本质就是去中介化,帮助人们回到了大工业时代之前那种人与人之间直接交易的原始状态。这种螺旋式上升和回归完全是科技进步带来的结果。很多观察者认为,共享经济是美国未来的工作形态,有人干脆把共享经济称为人类文明的下一波浪潮。因为共享经济正把掌握自己工作自由的权利,用最原始的方式还给人们。共享经济发展至今,国外最具代表性的企业莫过于Airbnb和U-ber,Airbnb成立于2008年8月,它鼓励全球的房东将自己独立的房屋通过日租的方式出租给陌生人,而作为短租平台的Airbnb则收取交易费用6%至12%作为佣金。目前Airbnb在全球可供租赁的房屋超过200万间,分布于全世界3.4万个城市之中,该公司已经拿到了31亿美元的风投,其估值达300亿美元。而根据上述对共享经济的定义,中国共享经济的代表企业就是滴滴专车。但它们之间仍存在差别:Airbnb和Uber的模式是让人们能够通过出租自己的公寓、汽车或者时间来获得更多收入,但在中国几乎所有租赁产品所赚取的收入都集中到了企业所有者手中。创业孵化机构3W咖啡的业务经理认为,在别的国家,共享经济更像是个人的,而在中国,共享经济更像是公司的。所以,像摩拜、ofo,虽然叫共享单车,但本质上却并不是共享经济。因为这些车不属于个人,所谓的共享单车公司,实际上就是一个租赁公司。《纽约客》的报道称,在共享经济中赚到钱的是两类人:一类是中产阶级、白领和高学历者,比如开Uber的那些人,他们在本职工作之外,顺便拉一单,就能赚到额外收入;另一类,则是给这些人提供服务的人,比如纽约有一家叫“都市管家”的公司,专门给Airbnb的房东提供服务,因为这些房东都有本职工作,所以这家公司就专门给这些房东提供:网上接单、退房后打扫卫生、跟客户联系、反馈意见等服务,他们的收费标准大概是房租的25%。由于业务非常火,“都市管家”这样形容自己的职业:“如果把共享房屋出租看成淘金热的话,我们不是自己去淘金,而是卖铲子给那些想要挖金矿的人。”更值得一提的是,这类公司雇佣的人员,都是白领、高学历者、中产阶级。既然有人受益,就会有人“受害”。《纽约客》的报道认为,“受害者”就是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比如酒店业的底层员工。因为使用Airbnb的用户多了,酒店的入住率就会降低,就会影响酒店的生意;酒店的生意不好就会裁员,底层的员工就可能失去工作。其次,酒店的底层员工,比如做酒店打扫的人,有些人的外语水平不好,没办法使用网络平台来参与共享经济,这样他们的工作也会被中等社会收入群体代替。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共享经济带来的是社会财富分布的更加不公平。道琼斯旗下的新闻网站MarketWatch也认为,共享经济只让发明它的人受益,但却是踩在付出劳动力的人的汗水之上,牺牲的是整体经济。CNBC提供了一份“共享经济营收前景表”,表格显示出的是传统租赁行业和共享经济各自的前景展望。从表格来看,2013年至2025年的这12年间,传统租赁行业的营收增长将会非常缓慢,产业规模也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甚至其中的一些行业还会受到共享经济带来的冲击而不得不大幅度缩水。在共享经济浪潮席卷全球市场并呈指数式增长的背景下,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于去年底发布了一份报告,对共享经济的特征、信任机制、潜在竞争问题及监管问题进行了全面介绍和梳理。报告称,包括出行运输及短期住宿等多个行业的“点对点”平台的共享经济在过去几年的迅速崛起,正在全面颠覆并重塑这些行业的传统格局。MarketWatch报道指出,共享经济的主要投资来源是华尔街和硅谷的那些顶尖的1%的富人,以及风投公司和一些机构投资者,如主权财富基金。这些投资者提供的资金都很可观,但由于这种投资的周期只有五到七年,因而其带给企业的盈利压力就会增加,从而导致最初的企业目标发生改变,最终影响传统企业的运作。《纽约客》认为,共享经济发展到现在,除了造成社会财富分布的不公平、底层劳动者生活压力增大之外,还有其他问题。其次,共享经济的劳动者不像公司雇佣的员工,他们没有福利和社会保障,一旦生病就无法工作,收入就没了。此外,参与共享经济的都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这是一份很孤独的工作,因为没有人可以交流。在公司工作,可以跟同事交流,但是在共享经济里,开车就是开车,打扫卫生就是打扫卫生,没有同事,MarketWatch的报道认为,共享经济真正的问题是它会让劳动市场,无论“分享”是否因效率的提高而使活力增加,都已经对保护劳动力免受剥削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共享经济不确定性的风险将会从雇主转移到受雇者身上。更重要的是,发达经济体的消费占整体经济活动的60%-70%,而减少收入水平和就业,最终就会减少消费和经济活动,让社会中的大部分人陷入贫困。加拿大《多伦多星报》提出过警告称,像Uber和Airbnb等共享型经济的公司,已经日益严重威胁到个人隐私,其中涉及到的极其敏感的个人信息,如地理位置和信用卡等信息。如何保护个人信息,已经成为相当严峻和亟待解决的问题。CNBC报道称,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共享经济当中,青睐共享经济的人甚至认为当前全球GDP的计算方式都应该重新被定义。但MarketWatch并不赞成,他认为虽然现在的计算方式有改革的必要,但并不代表就可以取消。沃顿商学院教授吉勒杜兰顿表示,共享经济目前还是整个市场中“很小的一块儿”,虽然从更广义上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从现实层面上来说,情况正已经不容乐观。在美国,随着Uber和Airbab等共享型企业的不断壮大,它们已经碰到了如何监管的现实问题。之前,这些企业一直在“监管真空”中运行,且以极快地速度发展。所以,如果没有监管地任其“野蛮成长”,等到监管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可能就已经太晚了。吉勒杜兰顿在一次全球性论坛上如是说。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与美国的情况大体相同,英国拥有共享经济全球十分之一的业务,到2025年,英国共享经济的市场营收将从目前的几亿美元暴增至100亿美元以上。所以,他们也在努力思考如何对共享型企业实施监管,平衡竞争。荷兰家居用品租借平台Peer-by的创始人丹伟德波尔说:“但是最终,共享经济会给每个人都带来更多的好处,这是一种把人们联合起来,且通过可持续发展的方式让资源循环利用起来的最好的方法。”(编译 年双渡)

主管单位:明星娱乐资讯绯闻八卦图片,影视音乐时尚热点-中国娱乐圈 地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
电话: 业务合作QQ: 投稿信箱:泰国试管婴儿保研论坛seo培训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