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食 > 英国美食作家扶霞·邓洛普:说一口地道“川普”
英国美食作家扶霞·邓洛普:说一口地道“川普”
2019-03-09 13:51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终于,我能够对自己承认,我是做不了什么社会经济分析师的,甚至也当不了一名真正的记者,我就是一个厨子。只有在厨房里切菜、揉面或者给汤调味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完整的自我。”———这是扶霞·邓洛普(Fuchsia Dunlop)在她最新出版的《鱼翅与花椒》中文译本中写下的一段话。

  在近期播出的纪录片《风味人间》第三期中,一个蓝眼棕发却说着一口地道四川普通话的英国女人引发了观众的好奇。她叫扶霞·邓洛普,是致力研究中国烹饪的英国美食作家。

  20多年前,她只身来到中国四川学习历史,却意外迷上了中国烹饪;20多年来,她走遍中国大江南北,用舌头、锅铲和笔先后创造出5本英文版中国美食指南书,涉及川菜、湖南菜多个菜系,并曾四次获得有“饮食世界奥斯卡”之称的詹姆斯·比尔德烹饪写作大奖。“带着西方人的眼睛了解神奇的东方美食,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扶霞说。

  已过不惑之年的扶霞出生在英国牛津,是土生土长英伦人。她说小时候最快乐的时光,是跟母亲在厨房里做饭,帮忙做面团,剥豌豆。她形容母亲是个“爱在食物上冒险的人”,常能天马行空,创造各种新奇配搭的菜式。

  也得益于母亲在一所学校担任英语教师,扶霞小时候家里总能迎来各方国际友人,并顺便品尝了不同国家的美食。“日本姑娘给我们做早餐饭团和兔子苹果;土耳其人在我家花园做烧烤,他们教会我羊肉馍串串要配着酸奶吃。”这些经历让这个英国女子从小便有了更丰富的味蕾刺激体验。

  “我是真的喜欢美食。记得曾经有老师问我长大后想干什么,我当时回答当厨师,那时我11岁。当然,没有老师会鼓励一个学生去餐馆当伙夫。”成长中的扶霞似乎也遵守着“好学生”标准,大学考进了剑桥大学文学院,主修文学创作。课余时间,她会到餐厅打工,番茄、吐司、三明治……这是她能与美食共处的时光。

  1992年,在BBC做亚太地区新闻助理编辑的扶霞,阅读了几个月有关中国的资料后,突发奇想希望能到中国看看,她冲动地买了一张飞往中国的机票后,又开始后悔了。因为她一句中文都不会说。

  最后,扶霞只能怀着忐忑的心,以香港作为第一站,随后进入内地,“那次真是了不得的旅行。”扶霞这样形容自己的“壮举”,她的美食体验更是神奇,包括令人瞠目的蝎子、兔头、牛蛙、蛇等。扶霞在中国逗留了4周,游览了广州、重庆、武汉、桂林、北京6个城市,但没去四川成都。

  这次旅行激发了扶霞对中国的强烈兴趣,回到伦敦后,她报了一所夜校学习普通话,在一份介绍中国的杂志做兼职。同时她也考上了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汉学硕士,一年后又来到参加暑假中文进修课。“那时候的学习并没有什么职业规划,纯粹是个人兴趣,也漫无目的。”扶霞说,但冥冥之中,又为她与成都的那场“相遇”在作准备。

  “1993年我来到成都,便马上爱上了它,是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扶霞回忆初遇成都,那是一次仓促的“途经”,原来是到拉萨的旅程,回程想起了英国认识的成都音乐家朋友,决定去拜访。“那天到达成都,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微微有点常年挥之不去的盆地迷雾。当迷雾散去,小街、古巷显现在眼前,一切都是这么温柔。”

  对四川成都的念念不忘,也促成了扶霞一年后的回归。1994年,在同事的建议下,扶霞以“中国少数民族研究计划”作为研究课题,成功申请英国文化委员会的奖学金到中国留学,目标很明确,重返那个心心念念的天府之都。

  “在四川大学办公楼后面有个小摊,我用鼻子就能找得到。小摊卖的是军屯锅盔,饼子中间裹着碎肉和小葱,再撒点花椒,香味能飘满整个校园。”“只要走出宿舍楼,就能被四川生活的喧哗和骚动所淹没,学校侧门的菜市场,水盆里,鱼儿跳跃、鳝鱼蠕动……”在扶霞撰写的《鱼翅与花椒》书中,不乏对成都生活场景的生动回忆。

  在《风味人间》的纪录片中,扶霞带着拍摄队熟练地游走在成都的菜市场,路过一家辣椒摊,她熟练地问“啥子海椒”,舀起一勺“二荆条(四川对辣椒的方言)”,她不禁感叹“香得很”。扶霞笑言,地道的川普,来源于长期扎根成都市井的“训练”。

  上世纪90年代的四川,外国人不多。扶霞拿着笔记本穿行成都大街小巷的餐馆里,每当遇到神奇的食物,她就会恳求老板让她进入厨房学习观摩。鱼香茄子、豆瓣酱红烧鱼、火爆腰花……这些极具特色的四川菜,都被她收入笔记。

  留学结束后,她还报了四川烹饪专科学校的三个月短训班,成了该校一名川菜学徒。她从最基础的刀工学起,同样一段葱,横着切就叫葱花,斜着切就叫凤眼,把它们在不同的时间放进不同的菜肴,就能发挥出不一样的味道。

  2001年,扶霞写出了第一本烹饪书《四川烹饪》,先后在英美出版,随后夺得英国著名饮食杂志《Observer FoodMonthly》大奖,被评为“史上最佳十大烹饪书籍”。此前,她足足花费6年时间,不断往返伦敦和成都,这段经历被她形容为“一生中最棒的际遇”。

  扶霞现在定居伦敦,家中厨房是由卧室改造而成,还有一个大圆桌子的小饭厅,这成了扶霞最重要的生活空间。厨房有很多她从中国淘来的“宝贝”,包括跟随她多年的从香港买来的大菜刀、烹饪正宗汽锅鸡的云南汽锅、腌制酸菜的泡菜坛子,甚至是中国人供奉灶王爷的陶瓷。扶霞表示,这里既是厨房,也是书房,她喜欢在这里一边看书,一边研究烹饪,还有写作。

  至今,扶霞已在欧美出版了5本中国美食烹饪书,除了《四川烹饪》,还有《中餐食谱:湘菜》、《粒粒皆辛苦:中国家常菜》、《鱼米之乡:中国江南菜》以及今年被译成中文的《鱼翅与花椒》。

  在《鱼翅与花椒》第一章中,扶霞写道:“我曾经按照别人的期望来过我的人生。只有到了中国,离故土千里万里,而且几乎完全和过去了断,我才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来年我还想去东北、江西和山东走走,中国还有太多我未知的地方,还有太多美食等着我去发掘,中国美食的书,我还会一直写下去。”扶霞最后说道。

  扶霞:其实很多城市我都喜欢。但成都是一个很可爱的地方,很开放很好玩,是一个舒适和悠闲的城市,我喜欢里面的茶馆和老街。我曾经花了6年的时间来研究四川菜谱,那时好多人很热情,我也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我的书,很大部分有他们的功劳。现在每次来中国都会去成都,它就像是我的第二故乡。

  扶霞:很多人说川菜都是麻辣的,这是不对的。川菜是味型最复杂菜系,而且可以用便宜的材料,做出鱼香、红油、花椒、辣椒不同层次的味道;北京菜味道就比较重,喜欢用大蒜、醋和酱油;江南的菜更加讲究季节,蔬菜比北方丰富,他们很善于红烧,用红糖、酱油和黄酒做的菜;而广东菜讲究原材料和本味,广东菜味道不一定很浓,但很考验烹调的本事。中国每个地方都有好吃的菜,广东菜我喜欢点心、煎萝卜糕和肠粉,好吃得不得了。

  扶霞:中国的餐饮业现在很繁荣,在一个城市能吃到全国不同地方的味道。现在中国对饮食文化业很重视,这是一个很好的变化。但我发现,上一辈人都会做菜,做得很好,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不会做菜了,这真的很可惜。我觉得中国家常菜非常棒,希望人们能够重视它。

主管单位:明星娱乐资讯绯闻八卦图片,影视音乐时尚热点-中国娱乐圈 地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
电话: 业务合作QQ: 投稿信箱:泰国试管婴儿保研论坛seo培训班